媒体
BOY公益讲座 | 杜昀:诗意化的空间审美

所属类别: 新闻    点击次数:4996 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01

导语:2016年6月25日,由毕路德BLVD携手美国《室内设计Interior Design》中文版、广州图书馆联合举办的“友创意人之BOY系列”公益科普演讲活动第18期,在广州图书馆成功举办。毕路德建筑顾问公司合伙人、总建筑师杜昀先生作为演讲嘉宾,娓娓道来其独特的设计理念,富有诗意与哲理的讲述引人入胜,吸引了上百名市民驻足观听。


诗意化的空间审美

——东方审美趣味的追求  


 

关于环境、情境、意境——
 
环境:具体的说我们“设计”的是空间环境,无论是城市,郊野,建筑,室内,都在空间环境这个范畴。当我们说到环境时,我们更多的是以“唯物”角度,“自然客观”的存在在那里。所以环境是一个与我们(人)相剥离的背景。
 
情境:现代主义之后,人们逐渐意识到,空间环境是人与环境的互相渗透。借用电影学里的一个词“场景”,意味着在一个特定环境背景下发生的一个事件。
 
意境:中国文化对世界的最大贡献之一,是将诗意推向审美格调的巅峰。简单的说“诗意”是以陌生化的手法,诠释人们熟悉的景物。诗意的想象,与主观的小宇宙的积累相关联。当这种积累越来越多,这种想象也就越加复杂和成熟。以文人审美看空间环境,“意境”便是最高层次。
 



关于修养与品位——
 
 
天人合一,月昏之梅:
道法自然,就是要返朴归真,存真去伪。世界尽管纷乱,但最终都会回到它的本源。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”月昏之梅,为谁而开?为自己!无须他人知道,无须他人欣赏,只为清风暗夜中的作者自己。这是艺术至高的境界。
 
格物致知,文人之品:
在艺术中所体现出的人文价值,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,被提升到超越纯粹具象再现的层次。比如董其昌的山水画,在任何传统中国鉴赏家眼里都可找到丰富的人文价值。中国人从文字到诗词寻找到了一种“符号”化的方式,反复重复后(甚至在每次重复时都被适当强化赋予新的层次),终于变成了需要长期训练才能理解的复杂含意模式,“意境”由此而生。

不修之修,日用之道:
经过时间沉积的事物往往胜于新的事物。不以量取胜,而能够灵活运用和体会现有物品的智慧,也许更能让我们体会到快乐。从这些事物中感受到"快乐",其实是一种价值观,而这种价值观,正是我们通过日常生活的经验和思考所产生的审美意识。
 

现场问答

Q1.很多人都对设计感兴趣,但怎么判断自己可以成为一名设计师?
 
杜昀:我觉得设计师还是要有一定的天赋。设计师这个行业需要对生活、对人性有一种特殊的领悟。虽然我今天讲的是审美品味,但这还是其次的。如果想从事设计行业,我建议还是不要刻意,就像你去餐馆吃饭,如果你能很自然地就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细节,那么你做设计是有戏的,如果什么也看不到,那么还是别尝试了。
 

Q2.老师刚才您说的都是很文雅的东西,文学、绘画都带着很浓的东方色彩,和我们现在学校学到的来自西方的理论很不一样?
 
杜昀:我觉得,学校教给你们的东西是对的,因为我们的社会环境就是这样的,我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去从业的。第一,今天我讲东方审美趣味,并不意味着我要用东方的审美去影响或者控制整个设计环境。事实上,中国的文化是被中断了的。文化只能用故事的形态去延续,它可以存在我们的基因里,但我们的生活方式只能是西方的,是世界大同的生活方式。譬如说图书馆,我们中国有藏书楼,藏书楼是私人对文物的珍藏,并不是对知识的普及。中国普及知识的方式是通过师傅传徒弟的方式,而不是自主思考的方式。所以图书馆让我觉得最振奋的是,有这么多人自主地去琢磨、去看、去思考,而不是谁教导你去看什么、去思考什么,从根本来说,这是西方带来的生活方式。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西方体系里面,中国原来建设、营造那套生活文化已经不存在,就像衣服,大家不可能再穿着汉服满街走,那是cospaly,不是真正的生活。我们不得不承认,西方文明已经统治了我们的世界,我们对此也不必怀有情绪,可以去接受这个现实。第二,我们对自己的文化还有没有兴趣?我们的文化对我们现在的审美和观点还有没有建设性?这是我今天在这里和大家探讨的问题。我觉得中国文人的审美过程和思考,仍然对我们现在的审美过程的形成有帮助,并非是技术上的,也不是生活方式上的,而是从哲学思维上,带给我们一些思考。所以我觉得,假如说,有东方的东西可以影响我们的话,或者我们做的东西和西方的建筑师有一些不同的话,那是我们基因里面这点中国文化带来的,这是我的理解。谢谢。
 

Q3.杜老师,我是环境艺术系的学生。我们现在在做一个乡村改造的项目,把一个废弃的客家围龙屋改造成图书馆,我们在考虑是完全保留旧的建筑,还是提取一些元素去建造,希望听听您的建议。
 
杜昀:首先,围龙屋的形态是代表某种客家文化。我自己也去看过一些不是旅游景点的,濒临倒塌的围龙屋。像我刚才讲到的,你需要给对方看到的是这些故事和文化的传承,保存它是因为它带有一定的原真性和不可复制性,这就是所谓历史的旧物给人带来的影响。假如你有部分的保留,它可以保留一部分的联想。像这样的地方,以前一般是家族聚会的祠堂,你把它变成图书馆,它会变成村里的一个活动室或者胜地,它就带有某种的传播性,从这个意义来讲,我觉得保留一部分是有意义的。但是,核心的问题是,它有没有这样的条件,可以改造成图书馆去使用。也就是说,要花多少钱,才能把它留下来,去继续使用。我建议你们可以到网上,去看看相关的案例。对于贫穷,对于农村缺乏精神生活等等,我认为不单单是一种乡愁式的东西,那是我们主观加给它的。对于当地的人,他们需要的可能并不是这些东西。作为一个建筑师,我认为我们不能站在救世主的角度上去给一个文化增加一些东西。在青海玉树地震以后,我做过一个寺庙的恢复重建工作。我之前没有在藏区长时间生活的经验,我们去做恢复重建的时候,把排污管、自来水、消防等等这些都考虑进去了,但是当地人就觉得没必要。长久以来,他们就是那样生存下来的,城市人觉得不卫生不干净不安全,他们倒觉得我们想的东西不一样。其实后来我领悟到一点,人和自然的共存并非是城市人,或者受过教育的人所理解的那种状态,是不是我们的生活状态真的比他们要高明?他们那么心满意足地生活在原来的状态之下,我们是不是真的要改变他们?这其实很值得我们去思考的。大家旅游区藏区觉得很美,但是当你长时间生活其中,当你产生高原反应或者处于缺氧的状态,你会很自然地对自然产生敬畏,也就不会向她索取更多的东西,也因此那个脆弱的生态平衡才能维持。同样的,我现在也在做一些新农村的改造项目,我自己感觉,还是看当地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。


Q4.杜老师,我是学平面设计的,后来做了服装设计,现在我的领导有意安排我往空间设计的方向去发展,想请教您我需要做哪些准备?
 
杜昀:设计的东西,基本原则其实都是相通的,没有那么多的领域之分。你要适应的可能是它们媒介的特质。换句话说,雕塑系的和版画系的,他们用的媒介是不一样的。假如你会涉及到一些专卖店的设计,我觉得这可能还不是真正的空间,通常情况下你会在限定性的空间里做一些陈设,一些展览性质的东西,所以你用的媒介基本上是展台、展品、灯光等等。所以我觉得你要关注的,可能超出你原来平面设计和服装设计知识的,就是这些媒介的应用。
 

Q5.杜老师,我是学设计艺术的,现在政府里面工作。想请问您对我们国家“千城一面”现象的理解,和您认为这个现象会有改善吗?

 

杜昀:千城一面,我觉得这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带来的,所以很遗憾我认为这种现象目前不会有所缓解,因为人们的生活方式会越来越单一。至少在目前,它是我们社会现阶段发展的一个方向。我一直讲,外部环境是人们内部生活方式的物化。人们曾经在意大利找到被埋没的庞贝古城,你可以在复原的城市里面去看到当时的生活场景。我们国家也有一本很有名的书《红楼梦》,红楼梦里面的大观园,被人们复制出来。大观园完全是虚构的园子,但是它可以通过文学著作的描写被建构出来。《红楼梦》并非些建筑的书,虽然里面有一些建筑的描写,但它讲的还是贾府的人的生活方式。说回现代生活方式,纽约人们开汽车,你驾马车,你愿意吗?北京人们现在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口号,就是不要收拥堵费了,我们自作自受。我们何必去干涉一个正常的生活方式呢?从这个角度来说,我认为千城一面是必然的。现在的通讯这么发达,哪里有新鲜好玩的生活方式,马上就可以复制过来。为什么过去沿海人民吃鱼,内地人民吃猪肉呢?因为海鲜运不过去。现在内地人民在当地都可以吃上海鲜了。生活方式都一样了,就很难维持不一样的地域特征。未来也必须在生活方式的需求下,才会产生不同的城市与村落。当然,未来也有一种可能,就是会更多样化,每个人的生活都更个性化。以前是按群落分,城市白领,城市蓝领等等,现在可能你怎么样,他怎么样,每个个体都会有更多的选择,这个方向是对的。但是放在宏观的角度,还是一样的,每个个体的变化毕竟都是有限的。独立的文明,以后是不会存在的,你可以通过文化故事去传承,以场景意境的方式存在你的基因里,但不可能再以生活方式的形式存在。你可能不会再提一个鸟笼子上北京的茶馆,但茶馆还是可以挂一个鸟笼子,让你体验到曾经的情怀与故事。

粤ICP备10097979号Copyright © 2015 深圳毕路德建筑顾问有限公司 网站版权所有